次日清晨,袁熙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看着身边依偎自己,眼睛依旧红肿的郭照,轻轻给她盖上絮被,打着哈欠走出了军帐。

    “主公,昨夜没睡好?”

    陈到有些奇怪的看着睡眼惺忪的袁熙。

    “还行还行,对了,咱们解烦营新卒招募的如何了?”

    “昨夜便已经放出话去,有袁车骑的话在,军中青壮似乎都很踊跃,子龙兄一早便去了校场。”

    “好,那咱们也去看看吧。”

    袁熙二人到了校场,只见四百九十名解烦老卒正整装冠带的列队,对面,却是数千袁军士卒,看起来各个高大精悍。

    “主公,这些都是军中自诩颇有勇力的青壮,您看如何选拔?”

    赵云看到袁熙到了,连忙走了过来,袁熙则微微偏头。

    “叔至,你的意思呢?”

    陈到沉吟片刻,说道:“主公,选拔精锐敢战的猛士最好的方式莫过于实战,就以这些解烦老卒为标准,为防止误伤,便让这些青壮与解烦老卒赤手空拳的较量,平手或胜出,则入我解烦营。”

    卧槽……

    你这种选拔方式,还真他娘的粗暴啊。

    不过也对,身体素质和技击能力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门槛。

    安排下去之后,整个儿校场就开始了呼呼哈哈和拳拳到肉的闷响声,可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解烦老卒已经被江山美人系统强化过了,身体素质已经比平常人高出20%,这半天选拔下来,数千自负勇力的袁军青壮只留下来了一千多人。

    袁熙正摇头呢,陈到却满意的点了点头。

    “主公,能留下一千多人算得上不错了。”

    袁熙摇了摇头,躺在地上的那些人自然不用理会,他对着凡是站着的人招了招手。

    “现在站在校场的,都是我解烦营的弟兄,现在都列队,跟着本统领走。”

    众人不明就里,可军令如山,呼呼啦啦的列好队伍,一个个鼻青脸肿的看着袁熙。

    “主公,咱们这是去哪?”

    袁熙看着有些懵圈的陈到和赵云,呵呵一笑。

    “去哪?去发财。”

    发财?发什么财?

    二人的疑问很快就得到了解释。

    袁熙带着队,先是到了临近的军营,高喊着“解烦营统领袁熙到”,进去之后,看着那些袁军好奇的围拢过来之后,二话不说,随便点了几个解烦老卒。

    “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给我打!”

    那几个解烦老卒得了命令,倒也挺光棍儿,对着军营中围观自己这些人,不明所以的袁军一顿老拳,直打的他们哭爹喊娘。

    不过倒是有几个血性十足的袁军,立刻还以颜色,叮咣叮咣的就干起来了,别说,还真有那么几个跟解烦老卒打了个平分秋色。

    袁熙上前扶住一个鼻青脸肿,一脸懵逼的袁军士卒,大拇指怼了怼自己的胸口,活像后世的角头召小弟:

    “这位兄弟,我是袁熙,跟我,家里的赋税徭役全免,每个月我还会给你钱,就算你战死沙场,我也给你安家费,怎么样?”

    就这样,一上午的时间,袁熙带着解烦营差不多踩遍了整个儿清河郡的袁军大营,加上本来的解烦老卒,满打满算的凑了鼻青脸肿的三千人……

    “叔至,咱们主公还真是非常人啊……”

    赵云哭笑不得的对着陈到吐槽,结果陈到还煞有介事的回道:

    “子龙兄所言有理,主公确实是非常人,以如此方式选拔新卒入营,侧面也能让那些新卒知道我解烦营行事确实嚣张跋扈,可我们有嚣张跋扈的资本,因为我们能打!”

    赵云闻言,无奈的砸吧砸吧嘴,不再说话……

    回到营中的袁熙对着一众新旧士卒喝道:

    “想必各位都认识我,我袁熙也没那么多废话,跟着我,家中老小我会尽力照顾,就算你们阵亡了,我也会出一笔安家费,保管你们的家人衣食无忧,你们要做的就只有一点,好好的给我上阵杀敌!”

    “愿为主公效死!”

    ————

    日过晌午,袁熙兑换了一大批的军械,偷摸的带着陈到赵云和解烦老卒们挖了出来,藏到了军营里,正坐在营帐里为下一步打算时,就被袁绍的亲兵叫了去。

    “父亲,您找孩儿何事?”

    袁绍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袁熙。

    “熙儿,为父听说你这一上午带着你的解烦营大闹了一通军营,军中各级将士可是对你有些怨言啊。”

    “可我解烦营最能打啊,父亲没看到连麴义那厮都没敢说什么么?”

    袁绍吧唧吧唧嘴。

    这倒也是,拳头大了确实有那么一些特权。

    “好了,为父要跟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请父亲示下。”

    “为父新得冀州,冀州富庶,豪绅门阀极多,我们要获得他们的支持,必然要笼络,其中最大的一个门阀便是甄氏,可以说是富甲天下,已故上蔡令甄逸有一女,名曰甄宓,少有异象,与你正配,为父准备给你说下这门亲事。”

    我擦嘞?!

    洛神这么快就要钻进我的被窝了?

    不过甄宓此时才十一岁吧?

    没事儿没事儿,幼齿也行,养大再说……

    袁熙这边正兴奋呢,可袁绍却皱了皱眉。

    “可为父听说,你府中有一南蛮女子,你还声称那是你的妻子,还有别装糊涂,你营中还有一女子,你要知道,那甄氏乃是冀州第一望族,若是让甄宓给你做妾,他们恐怕绝难答应啊。”

    “父亲说笑了,此时父亲新败公孙瓒,威势无双,冀州全境尽在掌握,甄氏虽是望族,可终究不过一个小小的门阀而已,父亲一定有办法的,大不了,祝融,阿照,与甄宓都做儿子的正妻。”

    袁绍摇了摇头,心里暗暗一笑。

    这臭小子,跟老子年轻时候一模一样,到处沾花惹草的……

    “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袁熙嘿嘿一笑,促狭的看着袁绍。

    “父亲,实不相瞒啊,儿这次好像又挖到了些宝贝,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啊?”

    嗯?!

    袁绍脸皮一抖,不动声色的问道:“宝贝?什么宝贝?”

    “上次的那种铁铠有那么一千来领吧,大黄弩我想想啊,有一千多具?”

    卧槽……

    袁熙啊,你可做个人吧,我可是你爹啊!

    “父亲,您只要能说通那甄氏,老老实实的把女儿嫁过来,儿子就分给您五百各类军械,如何?咱爷俩谁跟谁啊。”

    我们堂堂四世三公,冀州牧袁大老板脸皮一阵青,一阵紫,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腾”的一声站了起来,满脸的义正言辞。

    “熙儿放心,不就是个甄氏么,咱办他!”

    袁熙满脸笑意的拱了拱手。

    “军械随后送到,若无其他事,儿这便告退了。”

    袁绍看着袁熙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睛。

    看来我要派人好好跟着这小子了,他怎么老是能挖到好东西呢?

    且不说有些憋屈的袁绍,袁熙此时是神清气爽的很,此时没什么战事,跟甄宓的亲事回到邺城恐怕就要办了。

    齐人之福啊……

    大被同眠啊……

    以后自己要面对的诸侯还有很多,得到美女的机会也有很多。

    干掉吕布抢貂蝉啊,杀了孙策周瑜抢了大小乔啊,还有弄死曹操把卞玉儿也弄过来啊,虽然岁数大了点,不过肯定很好看啊……

    而且听说那公孙瓒身边可是有不少美女的,他这次元气大伤,过段时间不如撺掇老爷子北上攻伐幽州?

    袁熙心里的小算盘噼里啪啦响,脚下轻快向自己的临时住所走去。

    啧啧啧,阿照还等着自己呢……

    本书来自:wap.faloo.com。

章节目录

三国之江山美人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冢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冢虎并收藏三国之江山美人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