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天强的一番话让全场师生哗然,事实上设计行业里的黑幕远不止这一点,也许这只是冰山一角,但因为三年前证据确凿,没人敢想象要是这件案子要是成功方案,会给这位法建大学的“铁面校长”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因此,更多的人还是和周冬野校长一样,对这件事态度多半是不信的,事情时隔已有三年,而渡鸦工作室也早已不是当年的小工作室,如今渡鸦工作室在全球都享有盛誉和美名,即将要完成上市前的准备,如果在这个时候爆出黑料,恐怕便永无翻身之地了。

    “郑爸爸,你既然这么说,那你你有何凭据!”一名大学老师主动站出来。

    郑天强勾了勾唇角,他等了这么久,等的就是这一句话。

    事情已经发生到这个地步,事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郑天强最开始要做的就是用自己的举动来引发整个事件的关注度,但是有一点……郑天强并没有杀人。那些死去的法宝建设大学的大学生,都是郑天强后脚赶到的时候发现他们已经遭了人毒手。

    那位死去的炼丹师,是当年揭露抄袭案件的证人。

    那位程序猿,虽然郑爸爸还没有拿到直接的证据,但这位程序猿就是当年在网络上引导舆论的人。在不明任何真相的情况下,座位同届的大学校友,这位同学在网上以旁观者的身份表达着各种各样的谣言……最终将网络暴力引导了郑敬轩的头上。

    至于那位女主播,便是付浮生同学大学期间的前女友。

    这三个人,都是关键性的认证,却在郑爸爸赶到的后脚全部死了。

    当然,最倒霉的人还是那位沈光荣同学。

    嫌疑人正在对沈光荣同学下手的时分,郑爸爸用自己的力量从屏幕中伸出援手阻止了凶犯的毒手。

    郑爸爸判断,沈光荣同学很有可能是凶犯为了混淆视听,随意挑选的一个对象,这样的话警方或许就无法将这起案件与三年前的法宝设计抄袭案联系在一起了。

    这个犯人究竟是谁,郑爸爸其实已经有了眉目。

    冥冥之中,郑爸爸感觉到前方有一条无可逾越的深渊正在等待着自己,他不知道接下来自己深查下去究竟还会面临着什么。

    但郑爸爸很清楚,他是一个父亲!

    既然是一个父亲,就要干自己该干的事——为儿子沉冤得雪!

    郑爸爸从广播室里走出,小礼堂里面的各位学生还有先前那位讲课的老师,已经从最初的慌乱扭转为了平静。迄今为止,郑爸爸做得一切的事,实在让人无法与那位穷凶恶极的连环杀人犯联系在一起。

    更多人是在观望。

    他们在礼堂上公开课的时候,一道阴影突然从大屏幕里窜出,最终具化成了眼前的郑爸爸。

    郑爸爸的实力很强,在出现的一瞬间小礼堂内的所有人都被这股影子的力量束缚住无法动弹。

    随后郑爸爸让那位讲课的女老师配合,收走了这里所有学生的手机,并开启了小礼堂的内置结界,屏蔽了传音类法术通风报信的可能。

    再然后,就有了眼前的这一幕。

    郑爸爸从广播室里缓缓走出,他走上讲台,立正行礼,对着所有人深深鞠躬。

    “这位老师、还有各位同学们,让你们受惊了。请麻烦你们再陪我一段时间,去完成一个父亲该做的事。”郑爸爸再度鞠躬。

    小礼堂内的学生和老师异常的配合,他们是这一届的新学生,虽然听过当年的抄袭案,却都不是那场案子的亲身经历者,那个时候他们甚至忙于高考,都无暇顾及网络上的留言。

    而郑爸爸之所以选择劫持这一批学生,也正是这个原因。

    他们相对是中立的一方,对这件事的是非更多的还是站在吃瓜群众的角度上。

    另一方面,郑爸爸也需要直接的见证者。

    他要找的证人都被灭了,既然已经没有当年的认证,郑爸爸便琢磨着去找到一批新的证人来。

    “事到如今,你还在背后躲着吗?我手上的证据还很多,如果全部播放出来,你的下半辈子恐怕要在大牢里待着了吧?”郑爸爸负手而立,他身着一身漆黑色的古衣,当气息释放出时,身上的古衣无风自动,自然而然形成了一种大师风范。

    抄袭案之后,郑爸爸就一直在寻找着证据,这个过程无比艰难,幕后之人正在将所有证据一点点消磨殆尽,郑爸爸多年苦心的结果,在刚刚早已全部放出了。

    人证消失,他就要创造出新得人证。

    证据消失,他也要创造出全新的证据。

    郑爸爸在说这段话的同时,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要寻找的那个人已经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抵达了这间小礼堂。这种悄无声息的潜入方式,也是公寓连环杀人案的主要行凶手段……

    “刘艺同学,该出来了吧?”

    “刘艺?刘艺学长在这里?”小礼堂内,众人吃惊不已。

    而这番话,也是通过广播室的公放按钮让全校师生包括警方在内都是听得一清二楚。

    “刘艺根本不可能杀人!他没有这种手段!郑天强,你不要信口雌黄!”周冬野校长站出,神情无比激动。

    “周校长这么说,又有什么凭证?”高天斜睨着眼盯着他。

    “刘艺他……刘艺他……他根本不可能犯案!因为他的金丹,在大学刚入学那年就因为金丹肌瘤整个切除了!也就是说,他不可能施展任何法术!连力量都要比正常修真者差很多!死去的那三名学生都是金丹期,刘艺根本打不过!所以根本不可能是凶手!”周冬野校长激动道。

    “无法运转灵力就不是凶手了吗?”郑爸爸笑了:“周冬野校长事到如今竟然还在欺骗自己,实在是让人可悲。无法使用灵力,但只要有足够强大的充能式法宝,照样可以行凶。在我儿子敬轩的高中作品中,就有一件可以穿梭于屏幕杀人于无形的法宝设计图,刘艺同学盗用了此图,并将之研发而出……我想问问刘艺同学,你盗用了我儿子这么多设计,版权费给了吗?”

章节目录

仙王的日常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看书吧只为原作者枯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枯玄并收藏仙王的日常生活最新章节